叶千辞

和你的恋爱味道是香草
只是一个用来暗中观察的小号啦

《你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膜拜老师。神仙写文啊啊啊啊啊!

〇〇亨利贞:

整改版链接:



———————————


以及一些《花园》有关的杂谈:


摘抄三段话送给雷狮——


1、如果你要驯服一个人,就要冒着掉眼泪的危险。(出自《小王子》)


更何况你想要驯服一个和自己一般惊才绝艳的家伙


2、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否则余生都无法安宁度过。(出自《神雕侠侣》)


无论最后你们是否在一块了,都很难找回初遇的刹那惊为天人的悸动。


若是没有在一块,一旦时过境迁,千帆看遍,浪子回头,江山不改,沧海巫山,都不如一个你。


3、这是你第一回喜欢一个人,像封闭的山谷猛然敞开,大风无休无止地刮进来。(改自阿乙)


俗话说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当你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晚了(笑)




摘抄送给安迷修——


1、玫瑰,为了被斩首而生长的头颅。(出自《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写文的灵感来源,骑士阁下的道是一条死路,但是这不会阻止他前行。“虽千军万马吾往矣”的气魄何时何地都很动人啊(prpr一下)


2、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能忍受任何一种生活。(尼采)


所以你可以无畏孤独,无畏死亡,无畏遗忘。


3、不成熟的人为了伟大的事业英勇地死去,成熟的人为了伟大的事业而卑贱地活着。(出自《麦田里的守望者》)


做一个伟大的理想主义者,不成熟也是不成熟的美好,我敬佩殉道者。但是 某种意义上就能看出安哥的确是成熟中带着天真美好,不过这样他才是他。


4、很会笑的男子要是死了的话,这个世间是要寂寞的。——所有安厨的内心,大概就是我们都会在屏幕外为他哭吧(生无可恋脸)


其实骑士你现在不孤独啊,一大群迷妹在看你啊!(好吧你不知道)




最后最后,雷总真的是很傲,让他对人认输基本不可能。直到安哥没气了才会肯开口自欺欺人。


爱情这场战争他们本来就没有输赢,从头到尾都是势均力敌。


双方之间相互试探相互侵略,把自己的意志渗入对方的,让对方动摇惊觉直到最后互相沉沦。雷狮和安迷修这对真的太适合这个观点了,个人相当拒绝两人任何一方被弱化,就算理智告诉自己别傻了世界上不会有无坚不摧的人,但是还是忍不住去认为:他们的脆弱都和平常不一样,撒娇都要带着蛮横的气息,示弱也会表现得恶狠狠反而像威胁。


但是一旦一方死去,活着的那个必然一败涂地。


雷狮就输在他活下来了。


以及命名为《你的孤独是一座花园》的原因:


因为到最后安哥还是一个人,雷总是在花园外路过的看风景的人,安哥是坚守着自己孤独的骑士,他们会在目光相对的一瞬间里心潮澎湃互相欣赏。但安哥不会离开自己的花园和雷总走,雷总也不可能自己进入这个花园和安哥走上相同的道路。两者之间是强者对强者的惺惺相惜,始终在友情之上,在生死关头并肩作战的时候能一跃超越爱情,但是他们之间永远不是正常的爱情。只有一点从头到尾没有变,安哥是一个人,但是他的孤独和坚守非常美丽,就像花园一样让过路的大家欣赏留恋。


《花园》在蠢作者心中的地位真的是白月光,第一篇雷安/安雷无差文,还是个中篇,又是唯一一篇原著向。曾经沧海难为水了……(好了别矫情了没人想听)

白鲤:

安雷PM趴漫本

刊名:《今天安迷修成为神奇宝贝大师了吗?》

原作:凹凸世界/pokemon

绘:Star  文案:河豚

预售时间:11.11 12:00 - 12.11 23:59

预售链接:安雷漫本预售

购买本子及转发赠送安雷心形吧唧


也许会参CP21..请关注起伏动漫的摊位

第一次画本子,十分粗糙拙劣,请多多指教!

盯。暗搓搓准备剁手

eAe:

转一发宣图

半路羡:

占tag致歉,这次是嘉金的吧唧宣。
p1宣图,后面几p实物图(◍>◡<◍)。✧♡

画师:@eAe 
主催:我

p2的打样螺丝有瑕大家凑合看看吧233,加钱加了包装以减少瑕疵,会检查好发货给店主的。


注意:

1.p7捧花的长条是我打着玩的,会赠送给第一个购买全套的小天使

2.会在其他购买了全套的小天使里几个人随机送小礼物,可能是各种多余的打样,又或者是同柄明信片,又或者像p8的汉堡单人吧唧。

上面的规则没有写在宣图上(吐舌,看得到是缘分,看不到是惊喜哈…缘,妙不可言

所有的徽章都做了100个,余量在cp21场贩,嗯就是萝卜的嘉金摊( ˘ ³˘)♥以及摆台和上次的双瑞没什么问题的话会在这周末一起发货给店主,帮助大家减轻邮费负担,关于邮费问题已经在p1里写的很清楚啦!


废话完毕,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1054441207&_u=t2dmg8j26111

尖叫打call!我已经准备好了!

起伏:

预售时间:11月4日19:00——12月7日23:59

预售地址:戳这里mmm

具体详情 请小伙伴们详细阅读宣图

转发 本宣并购买本子截图给淘宝客服领取瑞金无料文件夹#感谢小伙伴们支持#

参本画师:

阿十 @变态十 ,BB @手癌B ,阿和 @和也 ,七次瓜 @七次瓜 ,T岚 @T岚 ,时予 @爆炸予 ,屿 @屿 ,五楼 @❆snniou❆ ,芽芽 @南瓜饼好吃么 

本子收纳了以上太太全部妖怪paro作品

 本子进度 发货售后 已经 后续的场贩 可以关注lof

如果出货赶得上的话 会参加cp21

《京都妖谭异灵志》妖怪paro插图合志本宣

我已经准备好剁手了!!!

年龄成谜:

!!!!!!


起伏:




预售时间:11月4日19:00——12月7日23:59




预售地址:戳这里mmm




具体详情 请小伙伴们详细阅读宣图




转发 本宣并购买本子截图给淘宝客服领取瑞金无料文件夹#感谢小伙伴们支持#




参本画师:




阿十 @变态十 ,BB @手癌B ,阿和 @和也 ,七次瓜 @七次瓜 ,T岚 @T岚 ,时予 @爆炸予 ,屿 @屿 ,五楼 @❆snniou❆ ,芽芽 @南瓜饼好吃么 




本子收纳了以上太太全部妖怪paro作品




 本子进度 发货售后 已经 后续的场贩 可以关注lof




如果出货赶得上的话 会参加cp21


点梗

自从有了崩坏学园3,从此走上不归路。
想写凹凸的崩坏paro啊啊啊啊啊!!!

入坑求助

想买本子啊啊啊最近有新的太太出本了么qvq求链接,求告知。

啊啊啊啊啊

濑见驰:

安雷黑白漫画本《POLAIRE》

通贩预售:戳我

预售时间:11/4 晚20:00 - 11/26 晚20:00

具体信息请见宣图


基本信息:

原作:《凹凸世界》

CP:安迷修x雷狮

规格:B5,46p

作者:驰

Guest:读然 @德育处朗读大师 /然汪 @然汪 /柚己 @焦糖柚子茶 

售价:40rmb

特典:5cmx5cm方形吧唧

赠品:明信片x1

场贩:CP21&魔都凹凸o&广州凹凸o

另外预售结束后在评论区抽一位小天使送本子+特典(比心

草稿流。

是昏暗的礼堂散发的腐朽恶臭,走进你将收到我送你的别致礼物“一具早已腐朽不堪的尸体”。

来吧,找到我。杀了我。
我将引导你一步步踏入那深渊的地狱,成为和我一样的人。

为什么呢?为什么你要逃呢?是不喜欢我送你的礼物,还是说你……不喜欢我!
不可以啊,你是我的玩具,是我的人偶,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怎么可以呢,我是你的主人啊。

瞧,这阴暗的城市,腐朽的尸体,散发恶臭的变异物种,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华丽舞会。为了迎接你,即将成为他们、哦不,是我们的一员。

【安雷】焦糖玛奇朵

梵瑛🌻:

现代pa,OOC


小甜饼,可能会有后续的短篇


短篇一发完,突发奇想就写了


……你们当它是5000fo福利?【我要被打了】


 


===========================================


早高峰的地铁里充满了武林高手。


安迷修被一双足足有十几厘米高的高跟鞋踩了脚,他抽着冷气低头检查皮鞋有无大碍,幸好只是有些瘪了,并没有擦伤。穿着黑色连衣裙的OL女性对着手里的小化妆镜涂涂抹抹,没有抬头,她对安迷修道了个歉,黑金外壳的口红将她的嘴唇染得娇艳欲滴。


“抱歉,刚才没站稳。”


安迷修看着对方涂抹地十分完美的口红,再看了看她脚下那双细得和锥子似的高跟鞋,努力在脸上挂了个和蔼可亲的微笑,嘴里说着没关系。


到站了,两扇门缓缓打开。


安迷修被人群挤得几乎双脚离地,觉得周围的人都练过金钟罩铁布衫一类的防御性武功。他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已经有点无法呼吸,但前面才到他胸口的小姑娘还一脸游刃有余地从人缝里朝前挤。


他叫安迷修,今年大四,即将毕业。


前两个月他通过各种渠道投了十几份简历,准备早早踏入实习,多积累一些经验。今天他将参加第一个面试,地点在市中心的一栋办公楼,九点开始面试,他得提早些到。


安迷修穿着刚买了两天的西装和擦得锃亮的皮鞋,虽然现在凹下去了一块。系得过紧的领带让他有点不自在,这是他自一次穿成这样。


走出了站,安迷修长舒一口气,掏出了手机开始确认去公司的路线,左边灌木丛的小树林里窜出一只黑色的猫咪,它冲着安迷修咪咪叫了两声,亲昵地蹭着他的腿。


“啊……我没有吃的给你,抱歉。”


安迷修蹲下身给小猫咪顺顺毛,它用脸蹭了蹭安迷修的手指,尾巴扫过他的手腕,跳上台阶跑远了。


现在时间是早上八点二十,他到的有点早了。安迷修没吃早饭,他出门的时候把三明治忘在了冰箱里,等上了地铁才发现。


安迷修朝着公司的方向走,惊喜地发现这栋办公楼的一楼有一家星巴克。里面都是穿着西装和制服的男男女女,人不多,靠着落地玻璃的吧台座空着好几个位置。


推开厚重的门,头顶传来铃铛清脆的响声,安迷修看着挂在高处的菜单,朝收银台走去。


“欢迎光临。”


店员小哥的声音很好听,这让安迷修不由得放低视线,想去瞧一瞧对方的模样。


站在柜台里的男人比自己高一点,约莫在一米八五上下,脸长得很俊,皮肤白得很。对方挽起了黑色制服的袖子,露出两条手臂,他胸口的牌子上写着LEO雷。


安迷修和店员对视着发起了呆,迟迟不开口点单。幸好安迷修身后没有人排队,要不然大概要被赶时间的上班族骂的狗血淋头。雷狮有点挂不住脸上的微笑,他确实不太适合干这个,脸都要笑僵了。雷狮收了假惺惺的笑,不耐烦地用指关节叩击了两下桌面,催促着傻愣着的客人。


“你到底点不点?”


安迷修如梦初醒,尴尬地回过头指着冰柜里的牛肉可颂,他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抬起头扫视了一遍几块菜单牌,犹豫了一番后点了杯热的焦糖玛奇朵,今天天气有点冷,他穿少了。雷狮背过身去拿盘子,他围裙背后的蝴蝶结打得很难看,歪七扭八的,两根带子一长一短。


“怎么称呼?”


“安迷修。”


雷狮把可颂放进烤箱,走回到收银台前拿起一个白色的纸杯。他握着黑色的记号笔,在杯身上写了AMX三个字母,朝旁边的饮料台上一放,垂下眼在收银机上敲打起来。


“一共46,现金微信?”


“微信。”


安迷修打开微信调到付款页面,滴的一声后完成了支付。他端着放着热可颂的白色瓷盘朝空位走去,中途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服务态度有点问题的小哥。


雷狮的一只手撑在柜台上,另一只手虚掩在嘴边,他趁着没人注意正在偷偷打哈欠,浑身上下散发着懒洋洋的气息。边上一个黑长直的女生捅了一下他,他不满地低头瞪了一眼她,不甘不愿地收起了不像话的站姿。


门口走进来一个急匆匆的客人,他一边看着手表一边朝柜台小跑。女孩子皱了下眉头,把雷狮朝饮料台那里一推,自己站在了收银台前,摆出一张笑盈盈的脸,甜美礼貌地向那个人问好。


这个服务态度和雷狮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安迷修坐在高脚凳上,看着雷狮在机器后忙碌了一会儿,将他的那杯咖啡做好了。


“恩?安……安先生?”


雷狮看着杯身上的三个字母,一时间想不起刚才那个领带系得贼丑的客人叫什么,他苦思冥想了半天,也只记得那人姓安。他抬起头,看到一头棕发的男人朝自己走来,发亮的皮鞋凹了一块,西装笔挺,一看就是新买的。雷狮眯着还有点困乏的眼,打量了一下安迷修。


嘿,长得倒是挺帅的。


安迷修从雷狮手中接过还烫着的咖啡,转身就想走。


“等一下。”


被叫住的安迷修有些疑惑,他侧过神,看到雷狮推开小门走了出来。


“别动,低头。”


纤长的手指扫过安迷修的后颈,他僵住了,捧着那杯热乎乎的咖啡杵在原地不敢动。姓雷的店员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脖子上,他能闻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淡淡咖啡香,不甜,有点苦,但很好闻。


“你没拆标签。”


“啊……早上出门太急忘了拆,谢谢。”


安迷修有点不好意思地从对方手里结果白色的小纸片,上面还印着价格,这让他有点挂不住脸。店员小哥轻笑了一声,似乎被他面上的窘迫取悦了。


他笑起来的声音更好听,安迷修有点分不清耳朵发热的原因是尴尬还是别的什么。


“你全名叫什么,刚才我给忘了。”


雷狮靠在墙上,无视柜台里的凯莉朝他投射来的杀人光线,悠闲自得地和安迷修搭话。


“安迷修……你是雷……?”


“雷狮,狮子的那个狮。”


雷狮敲了敲金属的胸牌,丝毫不在意向客人透露自己的私人信息这件事。凯莉在他身后翻了个白眼,下一秒又挂上标准的营业微笑对着客人递过他点的咖啡。


“你是不是新来的?我看你的语气有点……”


“啊,差不多吧。无所谓,投诉我也没用。”


安迷修不知道这话能怎么接,张了几次口都没说出话,雷狮推开小门走回柜台里,朝安迷修摆了摆手。


“别傻站着了,你不赶时间么。”


安迷修闻言扭头去看挂在墙上的时钟,已经过了八点半。他对着雷狮点点头,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后喝了口热焦糖玛奇朵,意外地还算不错,甜得恰到好处。安迷修本来有些怀疑雷狮的手艺,毕竟他在做的时候悄悄去瞄了好几次贴在墙上写着制作步骤的小纸条。安迷修都做好准备喝下一杯甜得发腻的咳嗽药水,结果味道正常到让他感动。


安迷修吃完早饭,检查了一下包里的文件,确认无误后他从高脚凳上站起,对着玻璃窗整理了下衣着,精神抖擞地准备朝18楼出发。


为两个化着精致妆容的职场女性扶住门,温柔地和对方说不用谢。临走前安迷修最后看了一眼雷狮,对方回看过来,嘴角勾起一个笑,轻轻眨了下一只眼睛。安迷修像是被电了一下,慌慌张张走出店门。


门框上的铃响被自动关上的门隔绝在室内,雷狮隔着玻璃目送安迷修离开,玩味地看着他消失在电梯里。


有点意思。


果不其然,安迷修被那个公司录用了,他的简历在这批人中脱颖而出。接着几个月他都要在这儿当实习生,安迷修微笑着和面试官道别,推开小会议室的门走了出去。


在电梯里他终于彻底地放松下来,把脖子上的领带给扯了。在离开大厦前,安迷修在星巴克边上停住了脚步,犹豫了几秒他还是决定偷偷看一眼。


但是店里只有刚才的那个女生和另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不见那个黑头发紫眼睛、我行我素的服务员。


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这么想着,安迷修走进旋转门,离开了这栋楼。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安迷修和雷狮平均每周能见到三次面。


雷狮的工作表很迷,偶尔一整天都能见到他,也有几次他只在店里呆了半小时,就消失了。安迷修从没见过他上完一整周的班,下班比他这个朝九晚五的都早。


安迷修都担心他因此被店里炒鱿鱼,忧心忡忡地问了他一句,雷狮听了这话笑得差点把刚做好的咖啡洒了。


“不可能的……哎哟我要笑死了……”


“……你真的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么,我怎么觉得我比你都上心。”


“你操心你自己就够了,上次刁难你的上司怎么样了?”


“哎别提了……”


安迷修接过雷狮递来的咖啡,饮了一口,被杯中甜腻的饮料惊得忘了下一句话。


“这是什么?”


“焦糖玛奇朵。”


“我不是点的冰摩卡么?!”


“哦,我今天就乐意做这个,爱喝不喝,还少收你钱呢,少占了便宜还卖乖。”


附近没别的客人,雷狮比平时更肆意妄为,他抱着胸站在柜台里,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雷狮的脖子长,这么穿很好看。


安迷修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地捧着纸杯又喝了一口,杯身上没写他的名字,画了一个他的头像,勉强算得上丑萌。这杯焦糖玛奇朵绝对加多了糖,这段时间他喝了不少雷狮做的饮料,证明了他一开始的猜测是对的,第一次的那杯喝起来那么正常纯属那天自己的运气好,或者说雷狮运气好。


雷狮靠在休息室的门上玩手机,似乎看到了什么好笑的消息,闷着声音笑了几声。安迷修抬眼偷看了下雷狮,这时候他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下,安迷修拿出来看了眼,是同事在催促他快点回去。


“我该回去了,午休要结束了。”


“你实习期快完了吧?”


雷狮把手机滑回裤子口袋,两只手撑在台面上,前倾身体,安迷修感到压迫感,稍微后退了一步才回答。


“对,我应该要转正了,毕业证快发了。”


“你干了那么多蠢事还能被留下来,啧啧。”


安迷修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白色的纸杯在他手里转了转,他酝酿了下,开了口。


“蛮好的,我之后应该还会经常来找你……”


“哦,我要辞职了。”


安迷修的呼吸窒了下,他有点震惊地看向一脸淡然的雷狮。


“今天是我最后一天上班,快一点了?”雷狮探出头,看了眼墙上的钟,“那我差不多也该下班了,你还不走?”


安迷修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似乎是有什么急事发生了,他的同事直接给他打了电话。他掏出手机,表情复杂地看了眼侧着脑袋看着他的雷狮,最终还是没把心里想说的给说出来。


“再见。”


安迷修握着手机和咖啡杯推开店门走出去,雷狮在他背后意味深长地笑着说。


“欢迎下次光临。”


手中握着的焦糖玛奇朵不再甜得发腻,甚至有点发苦。


 


当天下班时安迷修刻意朝星巴克里看,果然雷狮已经不在了,他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大厦,懊恼之前为什么不开口向雷狮要个微信好友和手机号。


或者干脆直接告白。


第二天安迷修无精打采地去上班,他把公文包放在自己的位置上,周围的同事们都在兴奋地讨论着新来的部门经理长得真帅。


这人是老总的三儿子,年龄似乎和安迷修差不多大,没人在公司见过他。似乎是个不愿意老实坐在办公室里的主,不在自己家的公司里实习,跑去别的地方体验生活去了。


安迷修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他还在为自己还没开始就胎死腹中的恋爱感到悲伤。


“安迷修,雷三少找你。”


安迷修眉头一跳,有点意外,但还是打起精神朝对方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门口的名牌还没来得及做好,现在是一片空白。


安迷修整理了下衣着,轻轻敲了两下门。


“进来。”


这个声音太过熟悉,导致安迷修走进办公室后都没缓过神来。


雷狮坐在舒适的旋转椅上,托着下巴含笑看着他。他比安迷修更适合穿西装,坐在办公桌后的模样正经极了。


“别傻愣在那儿,坐下,我有事找你。”


安迷修做个了深呼吸平复心情,板着一张脸坐下,他毫不示弱地直视着雷狮,心里有点恼火。


“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我需要一个助理,各种方面都能帮我的那种?我觉得你最合适,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你就说干不干吧。”


雷狮十分大佬坐姿地靠在办公椅里,翘着二郎腿神色自诺地眯着眼睛看着一脸严肃的安迷修。


安迷修略作思考后决定答应这份差事,他没必要和自己的机遇过不去


“我答应。”


“爽快,我喜欢。”


雷狮笑了一下,这个笑让安迷修想到他们的第一次相遇,雷狮穿着星巴克围裙,眨着眼睛冲他笑的样子。


安迷修觉得再呆下去不知道自己会干出点什么,准备打个招呼就走。


“还有一件事。”


雷狮放下二郎腿,靠在桌子上,示意安迷修坐下不要走。


“……请问还有什么事,雷经理。”


这个称呼取悦了雷狮,他捂着嘴像是在憋笑,但放下手他依旧是一脸淡定的模样。


“我还缺一个职位,你能不能一起干了?”


“什么职位?”


安迷修皱起眉头,再多担任一个职位对他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负担,他打算拒绝雷狮的这个邀请。


“男朋友。”


安迷修腾地从位子上站起,瞪着眼看着笑得不会好意的雷狮。


“你就一起干了呗?我还会泡咖啡呢,你又不吃亏。”


安迷修动了动嘴唇,露出被打败的表情,他捂着额头,一脸受不了地对雷狮翻了个白眼。


“恕我直言,你的焦糖玛奇朵,实在是太甜了。”


雷狮大笑着拽过安迷修的领子亲了下去。


 


End.




那家星巴克你们可以理解为雷狮家加盟的……所以雷狮不会被开除,他就是去玩